魔王驾到快卧倒Aaa

大概是个满脑子理论的理科女,有情节但是不会写吧。

Aaa.冬

--28号早上请假的时候班长给我发了张他刚到学校的照片,里面黄色的落叶铺满大地,突然想到起床的时候好朋友跟我说“哇塞,树叶都变黄飘落了呢,明明记得昨天还是绿色在树上好好的来着。”
--结果一不小心就拖到今天了。
--北京越来越冷了。
------------------------------------------------------------------------------
      北京真是越来越冷了。
      魏巡少有清静站在大街上的时候。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记得了,大概是从快男12进8那首我管你开始的吧。唱过那首歌,把自己从低谷彪上万众瞩目的天空,被人仰望。从那以后,自己的世界一片混乱,不论机场还是公司门口,任何一个公共场合都拥满了粉丝,通告也一个接一个不停的跑,自己有多久没这么清静的站在街上了。
      那个男孩现在在他“天寒地冻的家”吧。
      “嘿嘿”想到他,魏巡不禁笑了笑。
      “天寒地冻的家”,多形象。紧了紧自己身上的外套,想起昨天视频的时候把自己裹在军大衣里还缩成一团的王梓宁一边抱怨着家里还没有暖气,一边哈着热气搓着手,缩起脖子的样子真是像极了刘欢。
       “如果你变成女生…”
      如果我变成女生,大概会嫁给他吧。
      看着不远处的天安门和故宫,清早的长安街没几个人,或许是因为正直新年吧。明明都到新年了,自己还只能在北京准备后天的广播节目录制。
      “啊啊啊啊啊…”学着电视剧里一样,站在空旷的地方“长叹”一声。
      “呼…”冰凉的空气顺着嗓子流进肺里,清爽的感觉瞬间激醒了半梦的魏巡。“我才不会是女生呢,就算是女生也是他变成女生!哼!”Ծ‸Ծ。拍下眼前气势磅礴的长安街与中轴线交汇处严肃庄重的景象,发给了远在“天寒地冻的家”的男孩。
      --真TM冷,但是真TM好看。
      估摸着大概要到十点以后那男孩才会回他的微信,距离十点还有四个小时,不如自己找点乐趣。
      魏巡走向天安门,他准备等待最早的时间通过天安门踏进午门。
      --The snow glows white on the mountain tonight,Not a footprint to be seen.
      --I'm never going back,The past is in the past.
      “我爱你!!!”对着天安门,做出不属于三十岁男人的幼稚举动,“我爱你!王梓宁宁宁宁宁!!!”

------------------------------------------------------------------------------
--屏幕另一边的男孩坐在炕上笑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北京真的冷,希望雾霾假的时候天气好一点。,还可以出去玩一下(⁄ ⁄•⁄ω⁄•⁄ ⁄)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