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驾到快卧倒Aaa

大概是个满脑子理论的理科女,有情节但是不会写吧。

Aaa.吸血鬼-魏巡篇

--其实酝酿了好久了,灵感来源于一个视摄像为绳命的同学买了一块很漂亮的古铜色怀表。
--于是我决定把它和吸血鬼连起来。
--酝酿已久的吸血鬼篇正式拉开帷幕。
--啊…其实我是感觉今天大家都没怎么更文的样子,于是决定把之前的存稿发出来…
------------------------------------------------------------------------------
      “嘀嗒,嘀嗒,嘀嗒”
      古铜色的怀表躺在手中,地上的男孩倒在血泊里。警察赶到的时候,男孩早已失去心跳。他前面的窗台上摆着一盆小血菊,几百年前人们称它为曼珠沙华,又叫彼岸花,承载着死亡的美丽。
      死亡时间在凌晨四点半,在圆月的前一天。
      尸体,出于某种原因依旧摆在冰冷的地板上,圆月之夜到来,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站在窗外,血色的双眼紧紧盯着躺在地上的男孩,或许含着泪吧,逆着月光,谁都看不清。
      事发当天,他的男孩告诉他说,那个丑陋的毒枭又来要他的消息,拼了命似的想找到他。而男孩再次勇敢的拒绝了那个“大腹便便”的老男人。男孩笑着对着怀表,对着自己,也对着我说,“怎么舍得把我的爱人随意卖给那种又老又丑的男人呢。”
      内里血红的斗篷被风吹起,“你说过你不喜欢在身体上留印记,”他喃喃自语着,转眼已半跪在男孩身体旁边,右手抚上他的脑后,“任何印记…”将右手从男孩脑后撤出,手上是早已干涸的血迹。“对不起,我没来得及做到我承诺给你的幸福。”冰冷的拥抱,怀表依旧也只能继续停留在四点半将近的时间。
      “但你明明说好会在圆月等我回来的。”
      尸体,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只留下了前一晚已被抹的模糊的侦案线。城里一家早已被警察盯上了的贩毒夜店也被全部屠杀,扫荡。所有死者的死亡原因全部都是后脑收到顿物重击,失血过多而身亡。
      “嘀嗒,嘀嗒,嘀嗒”
      “母亲给的怀表还在转,但你终究不能再醒来,我也只好出此下策。”
      半月之夜,一个面容苍白俊俏的男人,披着内侧血红的斗篷,背着一个比他略微高壮的男孩,走上了那座被称为“吸血鬼禁地”的活火山。
------------------------------------------------------------------------------
--其实吸血鬼的初衷是吸血鬼的血因为高度浓缩导致人类吃掉之后会丧失理智导致最原始的兽性被激发而已。(其实只是来自我的脑洞。)
--吸血鬼我会写双方不同的设定,但是巡哥不会死,我保证。
--王梓宁是东北人,给人感觉不管从身形还是性格,都应该是很有责任感很暖心的人。相比之下,魏巡生在南方,他有南方人的细腻,相貌精致,线条柔和,会让人多一份想去拼命保护他的感觉,所以就算面对死亡,我也只会让帅气的王老板去“舍身取义”“英勇殉情”。
--活生生把自己:一个小王老板5岁,小巡哥十多岁的大帅比塑造成了温柔的亲妈…
--说自己是女汉子,起码还意识到自己是个女性。如我,早已忘却了性别(。ò ω ó。)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