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驾到快卧倒Aaa

大概是个满脑子理论的理科女,有情节但是不会写吧。

Aaa.呆eff x 冷彦俊 【B】

------------------------------------------------------------------------------
--我还是带了编号,感觉自己写不够26段。
--这两天考试,明天就晚上更了。
--预计周末停更,因为没有存稿了…
--最近有点累啊,有一个手机号被注销了,微博在申诉,Q也在申诉…没什么时间补存稿(눈_눈)
--ooc来自我,勿上升本人。
--欢迎各位深♂入喷我_(:з」∠)_
------------------------------------------------------------------------------

〈三中高三18班的旋风少年俯视世界(8)〉

--三中制霸殿下:我在上海玩,打车遇到痴汉了非要带我吃我肯定没吃过的饭,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小超人:???
--小太阳陆定昊:跑啊
--三中制霸殿下:我坐在他车上跑不了啊!
--小太阳陆定昊:什么车?
--三中制霸殿下:红色的玛莎拉蒂,所以我该怎么办?
--小太阳陆定昊:玛莎拉蒂你还跑什么 嫁了好了 反正你在酒吧唱的五音不全,你是不知道,要不是你长的好看,老板早开了你了
--三中制霸殿下:别闹,你都没被开。
--小太阳陆定昊:我怎么可能被开!你连老板都没见过!新时代优秀男青年好吧!又帅又冷酷!
--小超人:要不你就别下来了,真的嫁了吧,房子快到期了,真的没钱了,加上我这月工资勉强还够租两个月的,对面凡子再过来把上个月的2500块要走了咱真得睡大街…
--三中制霸殿下:所以到底为什么陆定昊你非要租市中心的房子啊!

呼…

绝望的锁上手机,俊俊随手拿起一盒牛奶喝了两口。

“啊那个…”

等到俊俊把牛奶放回去,才发现有什么不对。

“那个是我喝过的…”

“…算了,没事。”

俊俊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烦心的小太阳陆定昊。

“那你决定吃饭了么?”

俊俊没回应他,然后又看了看手机。

〈1分钟前〉
--小太阳陆定昊:哦对 @ 三中制霸殿下 前天把你这个月工资支出来买后天直播用的礼服了 你回来这几天饭钱我包

“希望你能让我觉得有趣。”

“啊?”

“希望你能让我觉得有趣。”

俊俊叹了口气,又大点声重复了一遍。

男生扭头看了他一眼,轻笑着把大饭叉开进一条不知名的胡同。

同时…

〈他不知道的世界(7)〉
--小太阳陆定昊:他不会真嫁了吧…
--小超人:你最后发那条估计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贝贝:估计他回来陆定昊你就得完蛋
--李若天天天:横竖超泽不会被打
--高茂桐:听说有人缺钱,高利贷了解下。

红色的玛莎拉蒂在小路上奔驰着,终于来到一个看上去并不是故意做旧的小店前。

“我保证你绝对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葱油拌面。”

俊俊坐在副驾驶没动。

“Hello?”

男生歪着头又问了一句,干脆下了车去另一边开门,直接把俊俊拉下来走进店里。

“葱油面?”俊俊看着眼前那一小碗面。

“我敢保证你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葱油面。”

男生笑着把自己已经拌好的面换到了俊俊面前。

“还不认识你呢,总不能白吃你一顿饭。”

俊俊嘴上这么说着,身体却还是很诚实的拿起了筷子。

“董又霖,叫我Jeffrey,海归。”

“林彦俊。”

俊俊抬眼看了他一眼,“哪的海归?”

“美国,LA。”

“我还是喜欢北欧,比较清淡。”

“那边和亚洲差距太大,不太习惯。”

俊俊抬眼皱着眉问他,“你也是台湾人?”

“呀,被发现了。”

董又霖轻笑着,看着快把脸扎进碗里的俊俊。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我女朋友今天和我分手,刚好我爸让我继承他那个破公司,所以心情不好,拉你出来抱歉了。”

“没事,我今天也烦心得很,家里有个'畜牲'已经快让我睡大街了。”

俊俊黑着脸看相窗外。

上海的夜晚似乎从不曾黑暗,满地尽是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场所。

“那个小音箱还能用么?”

董又霖站上了角落那个小舞台,举起手机,唱起了歌。

“一做一做乐园,一块一块剥落倾斜。”

“就让世界毁灭。”

“就让我被毁灭。”

“做个废人无所谓,不过是又回到了原点。”

我伤心的难过的从来都不是情感,我爸苦心破口想让我回来继承他那个破影视公司,我不过就像自己做,现在好了,思念在LA的企划都白做了。

影视公司不是挺好?

好是好,但是我想做娱乐。

影视不算娱乐?

唉,你不懂,性质不一样的。

那把影视公司改成娱乐公司呢?
那破公司除了影视方面,基本上没有一个别的专业人才。全完了,就为了那么个破公司。

其实我之前有去面试过。

哪个公司?

映华,还差点跟人上了床。

真**是个破公司。

???

就是我爸留给我那个破公司。

你想当演员啊?

其实也没有,就是去试试。

林彦俊才不想让人知道他这个可笑的明星梦在他心底已经埋了将近十年的时光了。

哦。

董又霖说着又领着他进了大悦城。

--SKY RING知道不?

--听说了,没来得及坐。

--想玩么?

--过时间了吧?

董又霖拉起俊俊直奔角落的栅栏,趁着俊俊向下鸟瞰上海的时候,悄悄发了个短信。

“走啦,你不是想玩么!”

“谁说我想玩…”

林彦俊踏上白色轿舱的那一刻,略微刺眼的灯光全部亮起,午夜一点半的上海SKY RING点亮夜空。SKY RING的最高点上,董又霖看着眼下的情境,仿佛回忆起了自己初来乍到的情景。

俊俊也死死盯着窗外。

一圈又一圈,眼看就要两点了。

董又霖又拉着俊俊回到了车上。

“你不介意的话,我先回家拿一下行李。”

“嗯。”

俊俊看着手机,手机上是老板发来的提醒,明天又要准时上班。

呃,准确来说,今天。

凌晨,自己脱离了宝岛台湾依旧是个夜猫子。

“你家住静安区?”

“陆家嘴那边,准确来说只有我一个人常住上海。”

俊俊当然知道这个地带的价格。他只是不关心,又不是与世隔绝。

车子进入了一个看上去蛮高端的小区。

是的,只是看上去蛮高端而已。

只有进去了,才知道到底有多高端。

“嘀嘀”

董又霖的指纹启动电梯,到达27层。

“嘀嘀”

又是指纹,打开了房门。

评论(11)

热度(34)

  1. 然而只是想换个名字魔王驾到快卧倒Aa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