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驾到快卧倒Aaa

大概是个满脑子理论的理科女,有情节但是不会写吧。

Aaa.呆eff x 冷彦俊 【C】

------------------------------------------------------------------------------
--学到了学到了!
--期待今天晚上的直播所以水了吧唧的这段先发出来(๑Ő௰Ő๑)。
--理论周末双休【其实理论是“请给周六全天补课的高三生一条生路”】,但是如果明天课业并不繁重的话会补上啦!
--没错我一点存稿都没有了。
--ooc来自我,勿上升本人。
--欢迎各位深♂入喷我。
--即使水了吧唧的,但还是强烈建议你们安慰一下月考数学92悲伤到不行的理科生。
------------------------------------------------------------------------------
俊俊站在门口,开始纠结于进去不太好,不进去又显得生疏。

没事,反正也不熟。

于是他决定站在门口。

可惜他一点也不坚定。

“干嘛?进来坐,等我5分钟。”

董又霖推出两个大箱子。

俊俊坐在门口,对着这个大到没有安全感的地方显得略有些恐惧。

他到底认识了个什么人…

董又霖收拾好证件,刚要开门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俊俊不见了。

“其实我有喊你的,但是你没听见。”

那都是后话了。现在的俊俊顺利的上完了厕所然后微皱着眉,冷静地看着眼前的门们。

刚刚绝对没有这么多门在这。

他自信的想。

等到了浦东,已经快四点了。两个人在不同的座位,连价格都差了很多,这让俊俊由内心产生了那么一丁丁点的不好意思。

下了飞机,俊俊就看到了捂得严严实实的林超泽。

“超泽。”打了个招呼,默默的把行李交接给林超泽。

“林彦俊!”董又霖从后面推着箱子赶上来。

“你…朋友?”董又霖带着微笑的脸上明显的僵硬了一下。

“嗯。”

“加个微信,以后好找你。”

“嗯。”

两个人交换过微信,董又霖就匆匆离开了。俊俊象征性的了解了一下陆定昊这个“畜牲”活的还。好好的,表示要先回家收拾他。

走在回家的路上,俊俊回忆着刚在车上林超泽无意中说的句他们那个舞蹈教育机构可能要凉,听说国外那个隐形老板失联了。

这故事怎么听的有点耳熟呢。

林超泽在一个舞蹈教育机构当现代舞老师,但学拉丁舞出身的他改不了本性,一喝多就暴风转圈,按陆定昊的话说,gay了吧唧的,倍受俊俊嫌弃。

“住大街吧。”

又便宜又环保。

“要不就让陆定昊顶着他那张每天两张面膜四片眼膜的脸出去站街。”

林超泽赔笑了两声,什么也没说。

评论(1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