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驾到快卧倒Aaa

大概是个满脑子理论的理科女,有情节但是不会写吧。

【杰克x黛儿】有你真好。

--灵感?灵感来自于半梦半醒时的潜意识。

--我只是想要个头像框?

--欢迎骚扰甚至想和大家一起玩游戏。

--来自 魔王殿下Aaa

--------------------------------------------------------------------------

“如果有什么可疑人物一定要及时通知我们。”

奥尔菲斯探员对黛儿医生说。

“好的奥尔菲斯先生。”

诊室里的探员和警卫陆陆续续的走掉了,只剩下黛儿医生一个人坐在办公桌旁。

“你出来吧,他们都走掉了。”

黛儿抱着臂走到隔断后面,对着房间里说。

但房间空无一人,一张简易病床,一个放简单药品的医疗柜和矮小的医疗车并不能藏的住任何人,甚至孩子。

如果忽略掉床下的一小片血迹的话。

“我都帮你瞒过奥尔菲斯探员了,你放心,我不会把你交代出去的。”

黛儿又说道。

黑色的斗篷若隐若现的出现在简易病床下面。

“放轻松,就请你先躺在地上吧,床单沾血要有大麻烦的。躺在地上我帮你包扎。”

但她拿着酒精走过来的时候还是不小心绊了一跤,把一小瓶酒精全都洒在了简易病床上。

黛儿医生就是这样一个善良又笨拙的人。

即便是老院长最疼爱的外孙女,也没有人敢让她独挑医院大梁。但黛儿似乎非常享受当一个普通的外科医生,即便每天大概凌晨才能下班。

“我...我再去给你拿一瓶新的吧...”

她抬起头不好意思的看了地上的男人一眼,只见那男人已经重新带好面具,完全找不到刚刚闯进来时的那张面孔。

“别看了。”

那男人低喝了一声。

黛儿重新拿了一瓶酒精,半蹲半跪在男人旁边,帮他包扎被子弹擦伤的手臂。

“其实你不戴面具的样子很好看啊。”

黛儿小声嘟囔着。

“你最好忘掉今天发生的一切。”

男人真实的声音并没有想象中的低沉,反而像是年轻人的嗓音。

“不然你永远别想从逃跑的噩梦中醒来。”

“好好好,不说不说,谁都不说。”

黛儿像哄小朋友一样念着,然后随之一笑,

“其实我的祖父给我讲过一个剪刀手爱德华的故事,你们是不是很相似?其实是好人,但是因为外表被逼到打打杀杀?”

对不起,并不是。

男人表面上点着头,但内心却有一些反驳。

和外表有关,但我不是好人。

我是个会杀人的大变态。

所以不要再对我笑了。

女人,收起你的笑容。

“说够了?”

发出的,又是模仿低沉的声音。

黛儿剪下多余的纱布,完成了包扎。

“我叫艾米莉·黛儿。”

“我知道。”

“uh...好叭,不过出于礼貌,你是不是也应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黛儿微笑着把用过的镊子和别的什么一起放在一个托盘上,收回了柜子里,顺便又拿出两颗消炎药。

“杰克。”

开膛手杰克。

“好的杰克,我的诊室随时欢迎你来做客。”

...

如果扯开杰克的面具,或许能看到他精致的面庞上那种尴尬的表情。

我该...谢谢她么?

最终,杰克还是没有说话。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我可是一丁点都没忘记。

后来,又有过很多次,每一次都是杰克满身是血的闯进黛儿的诊室,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杰克会在黛儿为他包扎完成后主动把地上的血擦干净,或者帮她把各式各样的托盘整理好收进柜子。

但最终,杰克还是被抓住了。

坏人终有报应,杰克因为有一次行凶时刚好行凶对象的眼睛和黛儿简直一模一样。习惯促使他反应慢了一整拍。就这样,他被奥尔菲斯先生用枪击中了背部。来自颈椎的刺痛感让杰克无力再站起来。他被抓走关在了最恶劣的监狱里,里面全部都是“像他一样作恶多端”的怪人。他在那里看到了鹿头班恩,还有小丑裘克,他们就被关在隔壁的两个房间。

那之后,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可是爷爷,那个黛儿医生后来没有出现么?”

“当然有,可那都是很久很久之后了。”

|・ω・`)

“好了快睡觉吧小宝贝,爷爷要出去了。”

杰克起身走出孩子的房间。

“你真的给他讲了我们的故事?”

“当然。“

“他没有被吓到么?”

...

杰克摇了摇头,偷过玻璃看到了柜子里的那扇破旧不堪的面具。

“有你真好。”

黛儿被没来由的一句表白吓到,然后她垫脚抱住杰克,给了他一个吻。

“我也是。”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