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驾到快卧倒Aaa

大概是个满脑子理论的理科女,有情节但是不会写吧。

今天的我不止需要勇气对抗一模。

我家里,有两只仓鼠。
15年10月,关系和好的同学把两只未满月的小仓鼠送给了我。
一只脾气很急,甚至有点焦虑,但可能因为焦虑总啃这啃那,所以比较瘦小。一只安然悠闲,喜欢吃东西,所以圆一点。他们两个一直都没有名字,只是用“胖胖”和“瘦瘦”命名。他们从小就在一起,偶尔打闹啊全都是司空见惯的事。
今年四月份,胖胖负伤。背上很大面积一块皮被撕掉了,瘦瘦的眼睛上一点也出现了血痕。抱着硕大亚克力双层仓鼠别墅的我疯了似的跑进宠物医院,得到了上药并分居的处理结果。
从那以后,两个小家伙分居上下楼。因为没有合适的水瓶,只好白天黑夜错峰喝水。
昨天,我把鼠粮分别放好之后,就准备一模了。
直到今天晚上,我看到瘦瘦的食物一口都没动过。翻看了房子,最终只看到了攒缩成一小团,眯着眼睛的瘦瘦的身体。
放进纸盒,埋入土壤。
我很爱他,可能平时会倾向胖胖,因为胖胖的安闲与和蔼,但我并不偏心。

我爱他。

仅以此留念,
2018.04.09葬于春秀路空军干休所。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