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驾到快卧倒Aaa

大概是个满脑子理论的理科女,有情节但是不会写吧。

董又霖神游廊坊幻境

我竟不知这位太太还有如此造诣|・ω・`)
惭愧惭愧

常青藤叶子:


*大厂背景,时间点在第一次舞台之后,仿红楼梦太虚幻境,偶练全员向,主杰芙线,带3个半副cp
*功底不够,真实地写到头秃,恶搞向,博君一笑罢辽,食用愉快
*最后有注释,希望大噶看一下

“子异,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宿舍休息一下。”
正在食堂吃饭,董又霖突然放下了筷子。
“怎么了bro?用不用我陪你去医务室?”
“不用啦,有点胃痛而已,我回去吃个药休息一下吧,你先吃。”
董又霖在王子异担忧的眼神中离开,回到宿舍吃了两片胃药,躺在床上休息。
宿舍很整洁,他和王子异都是爱干净的人,相似的生活习性让他们彼此都很舒服。
董又霖才合上眼,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朦胧中,他来到一个幽静的院落,雕栏玉砌,亭台楼阁,有一种古代园林的美感。董又霖在台湾长大,后来定居在了上海,少见这种风格的庭院,觉得新鲜,便四处张望。忽然有歌声传过来,声音清丽又飘渺。
「露华染清息 飞霜点墨兮
流音扶云息 雾漫漫兮」
董又霖没听懂歌词,只觉得这歌声挺好听,唱歌的人水平和自己不相上下,便有些期待地张望。
只见薄雾中走出一个美人,身姿袅袅,衣袂翩翩,和凡人大不相同,如同仙人。有赋为证: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1】
待那美人走近,董又霖惊呼出声:“周锐!怎么是你?”
那疑似周锐的美人秀美微蹙,道:“什么俗人的名讳,吾乃廊坊幻境的流音仙子是也。”
董又霖将信将疑地打量,发现这自称仙子的虽然与周锐眉眼相似,但确实精致了许多,气质也完全不同,他认识的周锐就是个糙汉。董又霖被眼前的容貌惊艳到,私心决定等见到周锐一定说服他化妆试试。
“这位仙子,请问这是哪里?我在宿舍睡觉呢,不知怎么就来这儿了。”董又霖礼貌地询问。
流音仙子道:“此乃廊坊幻境,司廊坊大厂众人之命途,掌厂内痴情男男之风月。今日尔来此即是有缘,吾且带尔四处走动观看,恰逢近日新谱了几支曲子,尔乐理悟性颇高,一同听了罢。”
董又霖一头雾水:“干,你在讲什么啊?能不能说点我听得懂的?”
流音仙子:“……”
流音仙子:“痴儿,罢了,且随我来。”

董又霖跟着流音仙子到了一处所在,只见面前一座牌坊,上书四个大字“廊坊幻境”,想起刚才仙子好像提到过,便开口询问道:“我们不就在廊坊吗?我怎么没见过这个廊坊幻境?”
流音仙子道:“此廊坊非彼廊坊,廊坊大厂乃凡人群居之所,廊坊幻境乃司掌前世今生的仙境所在。”
董又霖挠了挠头,什么这个廊坊那个廊坊的,跟绕口令似的。不过他大概也明白了,这里并不是他熟悉的大厂。
董又霖跟着流音仙子往里走,进了一扇大门,门上挂着个牌匾,写着“司命斋”三字,屋子里有十几个橱子,每个橱子顶上都写了字,橱里放置着数量不等的卷轴。
董又霖走到其中一个写着“廊坊九子”的橱子前停下,奇怪的问:“我知道有乐华七子、香蕉九子,这个廊坊九子是个什么组合?”
流音仙子道:“此乃廊坊出厂的鳌头九子之判词。”
董又霖只听懂了前几个字。
董又霖:“你能好好说话吗?”
流音仙子:“……我就是在好好说话啊!”
董又霖:“……你真的不是周锐吗?”
流音仙子:“……”
董又霖好奇地拿出一个卷轴打开,只见一幅画,画中是一处险绝的悬崖峭壁,崖壁上伸出一只只黑色的手,往上抓着,崖边开着一枝鲜红的玫瑰花。画上题着一首诗:

「根本似玫瑰,繁英刺外开。
柔弱摧顽石,馨香动乾坤。」【2】

董又霖的中文还行,但是让他读诗就够呛了,他大概理解了这首诗是在歌颂玫瑰花。悬崖上的手让他密集恐惧症都犯了,连忙放回原处。
又从旁边抽出一卷,这幅上面画的是一个正在种地的农民,顶着烈日挥舞着锄头,旁边题诗:

「农夫田中立,锄禾日当午。
都羡粮满仓,谁知耕耘苦。」【3】

董又霖想起了《锄禾》,这首诗他还是知道的。原来这是一首歌颂劳动人民的诗,不知道和廊坊九子什么关系,难道廊坊九子里还有大厂的劳务?
董又霖觉得这个橱子里的卷轴甚是无趣,便从旁边的橱子里拿出了一个卷轴展开来看。
只见眼前是一颗高大茂盛的梧桐树,其中的一个枝桠上栖着一只画眉鸟。旁边题诗:

「百啭千声随意移,枝头叶隙自在啼。
若教心头有双木,梧桐不待凤凰栖。」【4】

董又霖抬头看了看橱子上的字,见写的是“廊坊四大银花”,十分疑惑地问道:“这画里明明画的是树和鸟,怎么这上面说是四大银花啊?哪有花?”
流音仙子无奈扶额,真是个呆子。
“此乃廊坊四大银花的判词,以物喻人罢了。”
董又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这写的谁啊?”
流音仙子道:“天机不可泄露,尔若是懂,自然会懂。”
董又霖知道对方不想告诉他,就没再纠缠。瞥见旁边还有个橱子写着“廊坊四大金花”,便舍了银花去看金花。
橱子里一共四个卷轴,董又霖抽出一个打开,这幅画里画着一颗开着红白相间的花朵的树,旁边有个人拎着桶给树浇水。上面题诗:

「芙蓉花晓知昼暖,芭蕉叶绿送茶香。
日高云盛木喜雨,天晚风静鸟眷林。」【5】

董又霖根据诗猜测这大概是棵芙蓉树,只是没看见芭蕉,后面两句诗的意象也没有画,但是这首诗的意境挺美,他还蛮喜欢。
流音仙子观察董又霖的神情,知道他是没发现诗中玄机,暗暗叹息了一声。
打开第二个卷轴,只见画中一位穿着华服的公子,怀里抱着一只雪白的狐狸,狐狸的皮毛上有一片殷红,好像是受伤了。上面题诗:

「命悬一线无绝路,王孙公子济狐身。
再世堕入轮回道,毕生寻君欲报恩。」【6】

董又霖看了不解,想问仙子,知道他定是不肯说,就又去看下一卷。
这卷画着一座山,山腰上有一个身着白衣的小男孩骑着一头羊,山顶上站着一只雕。旁边题诗:

「清寒莹骨肝胆醒,一生思虑无由邪。
巍峨岳上三羊护,灵动绝世超凡尘。」【7】

董又霖依然不解,这诗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理解范围,耐心差不多已然耗尽,但这个橱子就剩下最后一幅了,索性一起看了。
这幅画上是一间家徒四壁的房屋,一个男孩坐在桌前捧着一碗饭在吃,旁边一个男人坐着看着他。旁边题诗:

「青青田中麦,耕者心上珍。
此生非尤物,亦有长情人。」【8】

“这都是什么东西啊!”董又霖有些愤懑地把卷轴放回橱子,都8102年了怎么还有人写诗啊?!能不能写点他看得懂的?
流音仙子见董又霖不能有所领悟,便笑着同他道:“罢了罢了,随我去听曲子吧,何必在此打这闷葫芦?”
董又霖也甚觉无趣,恍惚间跟着流音行至另一处居所入了座,有丫鬟端茶上来,董又霖轻抿一口,甘甜清香的茶水浸润了有些干燥的喉咙,顿觉清爽许多。眼前白色的帘子掀开,四名穿着纱裙的小仙娥鱼贯而入,在屋里一字排开。
流音仙子对董又霖说道:“近日新谱了《廊坊梦》四支曲子,且让她们唱与尔听。”
音乐不知从何处响起,一名仙娥袅袅上前几步唱了起来,歌喉清丽。

「不过是庭院寂寞花,幸得有心人照拂下。春风夏雨不如君恩赐,秋月冬雪比不上尔无瑕。今生再相遇,莫作伸入云中富贵树,愿与举案齐眉,心里无他。」

一曲终了,董又霖只觉得咿咿呀呀的唱腔挺好听,歌词是一句没听懂,忍不住扭头问流音仙子:“这歌什么意思啊?”
流音仙子早有预料会是如此,耐心地跟他讲解道:“这曲子讲了个故事。有一个书生在院子里种了一棵芙蓉树,精心为它浇水、修剪枝叶,日久天长渐渐爱上了这棵树。后来书生病重逝世,那芙蓉树机缘巧合修成了精魄,便投胎转世,报答书生多年的浇水之恩。”
董又霖陷入了沉默。
流音仙子道:“尔可是有所领悟?”
董又霖道:“我只是纳闷,怎么会有人那么傻,竟然爱上一棵树。”
流音:“……”
流音:“是了,吾也甚觉这书生痴得可以。”
董又霖:“你能好好说话吗?”
流音:“……是的,我也觉得他很傻。”
董又霖:“你是周锐对吧?”
流音:“……”
董又霖:“这棵树今生不是来还眼泪的吧?”
流音:“不是,此树向阳而生,性情开朗活泼。”
董又霖:“那还好,不然书生太惨了。”

第二个仙娥款款上前,深情地唱了第二支曲子。

「襁褓之中父母违,夏羊哺育抚成人。可叹那天真无忧少年郎,都付与峨峨山岳寂寞林。奈何桥下等轮回,此生作人再相伴。一伴你晨昏明灭,二护你天真无邪。屈指西风几时来,只恐流年暗中换。」

曲罢,董又霖问道:“你们不听流行音乐吗?”
流音仙子道:“吾等欲弘扬民族传统文化。”
董又霖点点头,“行吧,你讲故事吧。”
流音娓娓道来:“这首曲子讲的是一个小男孩,从小无父无母,被三只山羊养大。山羊父母年迈死得早,后来仅剩一只年轻的山羊陪着男孩,有一次他们出去觅食,遇上了一只离群的恶狼,山羊为保护男孩拼命用角抵死了狼,自己也身负重伤死去了。男孩十分伤心,他已经不能融入人类的世界,孤苦地在山上过活,所幸后来他与一只雕结成好友,雕的寿命颇长,陪着他度过余生。那只山羊在奈何桥等了他四十年才转世,此世他们已经相逢,男孩如今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生活的很快乐。”
董又霖评价道:“很感人。”
流音仙子:“……没了?”
董又霖:“没了。”

第三个仙娥上前欲唱曲儿,刚一开口,董又霖就打断了她:“不好意思,你能直接讲故事吗?”
小仙娥有些不知所措地望向流音仙子。流音摇头叹息,“罢了,痴儿终究是痴儿,尔讲给他听罢。”
小仙娥开始讲故事。

“从前山里有一窝灵狐,生得十分漂亮,其中有一只灵狐年幼贪玩,就偷偷跑出去玩,被猎人的弓箭射中受了伤。猎人紧追不舍,灵狐跌跌撞撞地逃脱,却被一位和好友来山中狩猎玩耍的王孙公子捉住。原以为命休矣,不曾想那公子心地善良,将它带回家疗伤,伤好以后就放回山林了。殊不知那灵狐与公子朝夕相处动了凡心,竟默默守着公子几十载,仅远远望着他便觉欢喜。灵狐本就颇具灵性,若好好修炼是可以成仙的,但那动了凡心的狐狸却甘愿堕入轮回道转世成人,只为报那公子的救命之恩。”

董又霖听完这个故事扭头对流音仙子道:“我觉得她比你讲得好哎。”
流音:“……”
董又霖:“不过我有个问题。”
流音:“但讲无防。”
董又霖:“为什么把转世成人说得这么惨?”
流音道:“因为做人很痛苦,人间不值得。”
董又霖又陷入了沉默。
许久,他又开口问道:“如果做人很痛苦,那为什么妖精都要修炼成人呢?”
流音:“……”
妈呀,脑门儿疼。

流音不想搭理他,挥了挥手,让最后一位仙娥上来。
这位仙娥吸取上一位的教训,也不唱歌了,直接开始讲故事。

“从前有个年轻的农夫,他勤劳勇敢,吃苦耐劳,他的田年年都是村里收成最好的。有一日他在田里耕耘,忽然听闻啼哭声传来,寻着声音找去,竟看见一个生得白白嫩嫩的小男孩坐在田埂上哭,说他好饿。善良的农夫把小男孩带回了家,做饭给他吃。却不知这男孩并不是人,而是饕餮幻化而来,他每日大部分时间都在进食,农夫粮仓里的粮很快被他吃掉了大半。没有了储粮,农夫的日子开始变得拮据,但他不忍将男孩赶走,便自己省吃俭用,几度饿昏在田里。终于有一日,粮仓里的粮被饕餮吃得一干二净,可男孩还是喊着饿,农夫便瞒着男孩偷偷把自己的肉割下来给他吃,自己失血过多而亡。饕餮看着农夫因为自己而死,饥饿和悲痛交织,但是他无法控制自己想吃东西的欲望,长期相处他其实已经爱上了农夫而不自知,自然不忍心吃掉农夫,于是便吃掉了自己。”

董又霖:“……”
董又霖:“好恶心。”
流音:“……”
董又霖又想张口,流音仙子连忙呵斥住了他:“住口!”
董又霖:“……”
流音安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做足了心理建设,示意董又霖可以说了。
董又霖问道:“为什么这几个故事的主角都不是人?”
流音仙子扶额,“……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去问作者吧。”
董又霖点点头,思索了片刻之后又道:“我还有一个问题。这个饕餮的转世也在大厂里吗?”
流音仙子欣慰,这个痴儿终于开窍了。
董又霖了然地点头,“太明显了。我以后离他远一点,不然生命堪忧。”
流音:“……你能不能不要讲屁话了。”
董又霖听闻这句话,若有所思地挑眉,突然俯身低头去掀流音的衣摆。
流音仙子惊恐地往后缩,“尔欲做甚!”
董又霖:“我看看你是不是穿着拖鞋。”
流音:“……滚!”

“好生有趣,竟有人将流音恼得说了秽语,我倒要瞧瞧是哪位神仙?”
缥缈间传来一阵轻笑,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到耳边,董又霖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不觉寻声望去,却不见身影。
流音有些好笑,“他用的是千里传音之法,人在别院内,你在此处如何寻得?”
说罢便引着董又霖到了一间室内,董又霖只觉得温暖的香气扑鼻,甚是好闻,头脑也变得有些昏沉,定睛一看,眼前的床上布着大红罗账,上面绣着鸳鸯的图样,床上端坐着一位美人,穿着粉色的绸衣,其容貌惊艳妩媚,眉似远山黛,目如明月光,低头浅笑,朱唇微启露出莹莹贝齿,董又霖十分惊讶,脱口而出:“陆、陆定昊??”
流音仙子冷笑一声,“又喊那俗人的名字做甚!此乃九重天上芙蓉仙子,唤作小芙,今特来渡尔,委身于尔这凡夫俗子,今夕良时即可成姻,尔好自珍惜罢!”说罢,便拂袖而去。
董又霖没反应过来:“啊?什么意思?”
小芙看着他这痴傻的模样噗嗤笑出了声,盈盈笑着起身来拉他的衣袖。
“官人,流音是说我们今日成亲呢。”
柔若无骨柔荑扶上自己的手,董又霖看着小芙浅浅的笑,意识一阵恍惚,心化作一池春水,手也不自觉置于小芙的肩上。之后结巫山之好,行云雨之事,在此不做尽述。
次日醒来,董又霖和小芙便柔情缱绻,难解难分,明明是两个人,却跟长在一起似的,去哪都要搂着靠着。二人携手出游,行至一条细长的小路,路面洒满了各种颜色的花瓣,芳香飘逸,色彩美丽,让董又霖很是喜欢,便携着小芙走上去。
行至三分之二处,小芙突然惊呼一声:“官人!”攥着的手从自己手心里滑落,董又霖惊慌回首,哪里见了小芙的踪影?心里又急又怕,往前跑了两步,脚下的路面却突然碎裂,这条花瓣铺就的路下竟然是黑漆漆的悬崖,董又霖极速下坠,口中惊呼:“小芙救我!”


晚上八点左右,陆定昊在排练室练舞时觉得眼睛有点不舒服,但是他忘了带美瞳盒,就中途回到宿舍摘美瞳。在走廊经过一间宿舍时,突然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喊叫,“小芙救我”,让他十分惊讶。
说来也巧,大厂里把手机都收上去了以后网瘾少年陆定昊没办法上网冲浪,日子十分难熬,昨晚央求了林彦俊半天才借到他的ipad,刷了会儿微博,发现粉丝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做“小芙”,觉得挺有意思的。现在从别人口中听到,心下诧异。
陆定昊走到宿舍门前查看,发现门虚掩着,抑制不住好奇敲了敲门,推门进去。
董又霖从梦中醒来,正坐在床上怅然若失地发呆,见到来人的脸,口比脑快又唤了一声:“小芙!”
陆定昊奇怪:“Jeffrey你怎么没去练舞?不对,你怎么知道粉丝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你也刷微博了啊?”
董又霖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不是梦中的小芙,又想起梦中和小芙做的事,一阵滚烫瞬间就涌上了脸。
陆定昊看着眼前脸红成猴屁股的大男孩觉得好笑,怎么莫名其妙就脸红了,真是可爱。

自此之后董又霖就视陆定昊与别人不同,总是偷偷关注他,身体也忍不住亲近,后来拍偶像有新番时更是忍不住抱头杀,成就了一段“听心跳”的名场面,在此不做赘述。

(我——是——分——割——线——)
【1】摘自曹植《洛神赋》
【2】蔡徐坤判词
【3】陈立农判词
【4】林超泽判词,高超cp(高茂桐),私设林超泽意象是画眉鸟,因为叽叽喳喳
【5】陆定昊判词,杰芙cp,第二句藏字“香蕉”,第三、四句拆字“昊”“霖”
【6】李希侃判词,毕侃cp
【7】灵超判词,洋灵cp,前两句是我特别喜欢的韩愈的诗,拿来给小王子超鹅用,后两句偷偷藏了坤音四子
【8】尤长靖判词,农靖cp,藏字

*又名《流音仙子大型掉皮现场》
*都是我瞎编着玩的罢了,不要上升,爱你萌

END


评论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