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驾到快卧倒Aaa

大概是个满脑子理论的理科女,有情节但是不会写吧。

解放啦!
准备更文啦!

明天高考。
加油。
i want to pick-me-up.

520
又到了我想更文
但是永远码不完字
还不怕死的出来炫耀的时候。

【洋灵】同学,你不知道自习室不能讲话的吗
------------------------------------------------------------------------------
--明天至少会赶一篇一彦为定...〈哼某些人说我出轨现场,我要出回来(๑>؂<๑)〉
--字丑...今天写的有点迷茫...

【杰芙】同学,你不知道自习室不能讲话的吗?

--梗基于今天一个人来图书馆自习室坐着实在是学不进去又疲惫不堪。
--对一个头两个大的话唠双子座可以说是很折磨了。
------------------------------------------------------------------------------

〈重修回光返照不挂科〉4人

小太阳:啊烦死了自习室里困到不行
小鸟胃一点都不凶:我早就说吧,而且自习室都不可以吃东西的
小鸟胃一点也不凶:幸好我们选了交换生项目来着,还不着急重修
三中制霸:所以这个群为什么把我这个已经毕业的拉进来?
〈“三中制霸”已被踢出群聊〉

呼。
真无聊。

陆定昊趴在自习室的桌子上,忍不住还是轻抚了未翻开的书。

其实今天本来不是自己要来的。

五一的第一天应该是和小姐妹们一起逛街游玩的日子。

不争气的林超泽被教授叫走批评了,尤长靖和林彦俊参加交换生出国交流,宿舍就只剩下陆定昊一个。

孤独寂寞又空虚。

无聊的已经疲惫麻木的陆定昊重新摞好书本,准备起身回宿舍睡一觉来弥补早上早起的困意,却不想转身撞到了一个戴着眼镜抱着书的男生。

两个人身高相差不大,对方踉跄一下往后撤了一步才站稳。

“对不起…”

陆定昊道了声歉,匆匆忙离开了。

再次见到那个戴眼镜的同学就是在第二天重修的毛概课上。陆定昊才知道原来对方是纽约来的交换生,并不是和自己一样来重修的。

“你好,我是陆定昊。”

“你好,我叫董又霖。”

单纯的开始,总是以满肚子的黄色颜料结尾。

当陆定昊和董又霖确认关系后,林超泽默默发誓自己一定要成为宿舍里唯一的直男,但最终以高茂桐的怀抱而被终结。

新的学期,新的开始。
当大四的陆定昊被结实的肱二头肌按在图书馆某个隐蔽的角落,身后的动作甚至连一句完整的呻吟都被顶碎的时候,忍不住悄声道,“又…又霖…慢一点…太…太刺激了…”

“宝贝,”
董又霖笑着又再次顶到花心,
“你难道不知道,自习室不能讲话的吗?”

易容眼镜的外表下,是结实的腰身和诱人的单纯面容。
------------------------------------------------------------------------------
--没错是个带颜色的段子没错了,自习室给我的疲惫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
--没有什么新鲜的剧情,明天应该写个洋灵来表扬要陪我坐一整天的小可爱 @洋灵的无情红烧肉

看了微博,我现在怀疑周小花和陆定昊有一腿😃
那我们的cp叫什么呢?
周小花,陆小芙
不如就叫小小吧😂

周小花:

做我的猫

土味情话battle了解下?

整天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

作为一彦为定女孩我不能输给长得俊。

|・ω・`)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
|・ω・`)
你会怎么办?
|・ω・`)
如果是我
|・ω・`)
我会
|・ω・`)
一直
|・ω・`)
看着他。
|・ω・`)

今天的我不止需要勇气对抗一模。

我家里,有两只仓鼠。
15年10月,关系和好的同学把两只未满月的小仓鼠送给了我。
一只脾气很急,甚至有点焦虑,但可能因为焦虑总啃这啃那,所以比较瘦小。一只安然悠闲,喜欢吃东西,所以圆一点。他们两个一直都没有名字,只是用“胖胖”和“瘦瘦”命名。他们从小就在一起,偶尔打闹啊全都是司空见惯的事。
今年四月份,胖胖负伤。背上很大面积一块皮被撕掉了,瘦瘦的眼睛上一点也出现了血痕。抱着硕大亚克力双层仓鼠别墅的我疯了似的跑进宠物医院,得到了上药并分居的处理结果。
从那以后,两个小家伙分居上下楼。因为没有合适的水瓶,只好白天黑夜错峰喝水。
昨天,我把鼠粮分别放好之后,就准备一模了。
直到今天晚上,我看到瘦瘦的食物一口都没动过。翻看了房子,最终只看到了攒缩成一小团,眯着眼睛的瘦瘦的身体。
放进纸盒,埋入土壤。
我很爱他,可能平时会倾向胖胖,因为胖胖的安闲与和蔼,但我并不偏心。

我爱他。

仅以此留念,
2018.04.09葬于春秀路空军干休所。

青春疼痛文学。

--特意百度了一下“青春疼痛文学”怎么定义的。
--行吧。
--我...有点慌了。
---------------------------------------------------------------------
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耀眼,站在太阳下的样子会让人忍不住想借助你的光芒,站在你的身边也让自己变得闪耀。

“木子洋。”

李英超同学停顿了一下。

“我是谁。”

???

“小弟你今天没吃药吗?”

李洋同学从自己的午饭里抬起眼睛,顺便把自己的注意力也从无油食物中拽开。

“我是谁。”

对方依旧说着没头没脑的话。

相隔一张桌子,在食堂,两个人就这样四目相对,李洋嘴里还bia叽bia叽的咀嚼着无味的食物,李英超也正端着装满青菜的餐盘。

“神经病。”

李洋把目光和注意力都随着低头的动作放回午餐。对面的李英超同学也缓缓坐在了对面享用起午餐。

“李洋,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吃到一半,正当李洋准备收拾筷子端起餐盘离开的时候,李英超同学又蹦出这样一句话来。

青春疼痛文学家。

在沉默了一分半之后,李洋选择妥协。

深情的声音配上面无表情的脸。

“那当然了,同学。”

“你就像是傍晚的夕阳,洒在金黄色的大地上,让我即便想,也不能挪开视线。”

“你就像是春天沐浴阳光的草地,清脆的颜色还要映着露水折射的太阳光,耀眼的让人睁不开眼。”

“你就像是我心里的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再也不能收回去。”

“打开这个盒子时,我的心,我的肝,我的整个人,”

“都已经属于你了。”

“我爱你,李英超。”

木子洋满眼倦意的背完一整短青春疼痛文学。

来自笔名是灵超的作者。

“呕”

虽然已经过了食堂最热闹的时候,但无意间路过的徐圣恩同学还是被恶心的把昨天中午饭都吐出来了。

“恶心。”

卜凡单手端着铁质的餐盘,从徐圣恩旁边离开,走到了另一个角落,朱星杰还他的琳琳公主坐在一起。

最终正常的李英超同学开心的挽着李洋的胳膊离开了。

--------------------------------------------------------------------------------

--其实我是后悔的。
--前半段是昨天晚上写的,因为懒得想青春疼痛文学怎么写,就差点删掉。
--今天我的小作文特别适合青春疼痛文学😃
--一模崩掉,想死😃😃😃